2007年3月28日星期三

帕克,《法国葡萄酒杂志》和网络

3月22日,在Mark Squires的研讨会上,Robert Parker提到了2004-2005-2006年份酒的品尝体会,感觉他似乎更偏爱Fronsac和Castillon这两个产区。Parker对我们产区的民主化树起了大拇指。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他的评论,无论是在业内还是在消费者之中,这都将再一次波动一些酒庄的潮起潮落。

四月刊《法国葡萄酒杂志》的封面文章为《波尔多:车库葡萄酒已经消逝了吗?》立足于波尔多讨论这个话题是很好,可是如今“车库葡萄酒”的称谓已经全球化了,而不仅仅是波尔多的命运。Olivier Poels在采访之后献给读者长达6页的文章,15年后我们又重提这个故事——也许是不被人们关心的故事。

文章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并且极少出现错误,还有一些庄园主的评论,他们不喜欢“车库葡萄酒”这个绰号,认为它有贬低的意味。没错,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个称谓令人联想到普通的车库,然而车库里也会有奥迪这样的奢侈品牌,也会让所有爱车之人心动。

文章中的一些观点我早已听到过了,弦外之意无非还是优生学的那一套,特殊的风格、没有历史(不是贵族)、没有优质土壤(血统不纯正)和市场营销(贬低身价)。对我来说,夹在“车库葡萄酒”和“顶级名庄”之间的滋味也的确不好受。我不是个迂腐顽固的人,我乐于接受新思想。我父亲是蓝眼睛,我却不介意为犹太教酿造葡萄酒;我是出生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遭受了独立战争的痛苦,我的公司却为摩洛哥人提供工作机会;我雇佣50岁以上的人,我甚至还帮助一些精明而富有的贵族……上帝啊!将我从这些不公正的贬低与孤立中拯救出来吧!在所有人还尚存些许记忆的时候,请不要再诽谤我或穆里尔嫉妒其他酒庄的历史。我们很清楚我们从哪里来,这一路上我们也曾踌躇过,我们庆幸能够选择自己的道路,可如今却不知该往哪里去。

我时刻提醒自己庄园主、葡萄酒、媒体等因素的重要性,也从不曾忘记过那些曾经帮助过Valandraud庄园和我们贸易公司的人们。

然而为什么坦白事实会这么难?我公司先前的两个员工为什么就不能诚实地告诉别人他们今天的成就得益于我的帮助?又是为什么Médoc的那些大人物在谈及“车库葡萄酒”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无论怎样,我还是要感谢Jeffrey Davies,Jean Claude Berrouet和《法国葡萄酒杂志》,他们在评论“车库经营者”的时候,总是持有积极的态度。

有许多酒庄没有被列在这个头衔下,他们或者被简单地称为“新浪潮”,或者是美国的Cult Wines、意大利的Super Toscans……当然也别忘了西班牙和澳大利亚的明星们。

什么时候才能有一篇关于全世界的“车库葡萄酒”的文章?车轮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却不知他驶向哪里。

除此之外,让人惊讶的是,15年过去了,我们的同行、朋友还认为我们只会酿造口感集中、橡木味浓重的葡萄酒;而在其存在了20年之后,才给予我们的葡萄酒一个公正的名分。在同样的访谈中,人们可以为除名的列级酒庄辩护,说它其中7年还是不错的(St-Emilion的评级每十年一次);或者引用一家非常著名的酒庄,殊不知他们曾借用“车库葡萄酒”的酿造工艺来吸引媒体和消费者的注意。而我并不是在谈论Michel Bettane所说的“土地主义者”。

《法国葡萄酒杂志》第27页上的标题为《车库葡萄酒还是微型酒窖?》,多少有点挑衅的意味,文章所采访的三家酒庄,已经不止一次地表明不愿意被冠上“车库葡萄酒”的绰号。

在La Passion du vin的网站上,有几篇关于Clos Badon、Haut Carles、Pomerol和相对信价比的评论,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尽管如今很少有人会对消费者的意见感兴趣。

在Dégustateurs.com的网站上,Maury独领风骚,特别提到了La Coume du Roy。连我也被Domaine Rossignol-Trapet深深吸引,为庄园主的环保思想,也为其葡萄酒的品质。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