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6日星期二

品酒与评论

昨天14点30分,与我的三个合作伙伴一起品尝还在陈酿过程中的2005年份的酒。看着每个人脸上的满意神态,我自问又有谁会对如此佳酿无动于衷呢? 2006年的,看起来还不错,尝过之后觉得远不如前者。

晚上,用来配合西班牙什锦饭的,是Jean-Marc Pillot一级酒庄的Chassagne Montrachet红葡萄酒,并且是勃艮地无与伦比的年份:1999。这酒,一向以酒质精美著称,口感丰富而平衡、简洁利落,正适合现在饮用。酒的本意是让人从中得到愉悦,而不需要太多的思考。(这不是那一类我所喜欢的频频获奖的酒,但我学着了解它)

之前,我们还开了瓶勃艮地的Claude Dugat 2004,酒标上注明没有经过过滤。但即便如此,那瓶底的沉淀物也过于厚重了些。这瓶酒有问题,我猜想。因为虽然位于名不见经传的小产区,Claude Dugat的名字也向来是品质的保证。于是我试图在La Passion du Vin(目前由Ganesh编辑)和dégustateurs.com的网站上寻找相关的评论,可惜没有结果。(怎么会呢?)

好吧,换个话题:块菰(法国特产,一种昂贵的菌类)现在是怎样的价格?据我所知,今年是块菰的好年份。

虽然并无关联,但“可以说你很幸运”。我引用了Bertrand Le Guern的句子,这是他当年对1959年份的葡萄酒的评论。我很喜欢这句话。

还是在La Passion du Vin的网站上,我看到了一些对瓦朗得鲁1999(Valandraud)的评价。在Bettane和Desseauve组织的大型品酒会上,William说,比起瓦朗得鲁,他更喜欢1999年的维治尼(Virginie)。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口味与偏好。瓦朗得鲁1999毫无疑问是该年份最好的十款酒之一!不像其他年份的瓦朗得鲁,它不需要在醒酒器中待上一两个小时后再品尝。也正因为如此,几乎每个星期你都可以在我的餐桌上看见它。

1 条评论:

Jian 说...

惊奇啊,居然还有中文博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