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5日星期二

上海之行

和洛朗、严欣一起,刚从上海回来。这次上海之行是为了参加SIAL,展出几款我们酿造和经营的葡萄酒。

5月8日凌晨从波尔多飞往巴黎,然后在巴黎转乘东方航空公司的班机去上海(大约11个小时的飞行),幸好我的运气好,免费从商务仓升到一等仓,也就是说椅子可以调到190°,相当于一个小床。这对我来说很有用,因为我们第二天早晨到上海以后又要和严欣立即转机去深圳(又是两个小时的飞行),和一位重要客户洽谈销售合同的事宜。上海和巴黎有6个小时的时差,如果休息不好的话,我真的吃不消。谈判很复杂,虽然对方很热情,合同也都签定了,但还是很难判断对方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这至少还要6个月才能看出来。


第二天早晨返回上海,正好是SIAL开展的第一天。洛朗和严欣之前发了一些邀请函,否则恐怕没有几个让人感兴趣的来访者。太多的参展商,太多的“爱好者”,我们的展台又很小,淹没在众多和我们一样的参展商中,图内文的名字和6瓶葡萄酒不足以吸引人们的目光。这是我们第二次参加SIAL展会,两年以前洛朗曾经来过。我们接待了几位很不错的进口商和分销商,接受了3位记者的采访,还有3位潜在客户。

这次展会是否值得呢?我想是的,除了第一个订单之外,我相信我们还将有3位新客户。

我们没能有太多的机会逛商店、游览景点和享受美食(只有一家餐厅还不错),因为星期六晚上就飞回法国了,星期天下午两点回到了波尔多。

今天中午和Staglin(一个美国集团)、François Mauss在家里吃午饭。

在我们的中国之行期间,期酒的行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动,我希望在我去美国的这段时间里,也能保持同样的状况。(星期三去波士顿和拉斯维加斯)

我在La Passion du Vin的网站上看见有人说我的博客里只有美元和自满。没错,我用这个方法使“瓦朗得鲁庄园主的博客”迅速发展为“葡萄酒商的博客”,因为谈论一些我不经常从事的项目对我没什么用处(我指的是葡萄园的管理:我真的很幸运,有穆里尔全权打理葡萄园),而且已经有很多酿酒专家的博客,既生动有又竞争力,而酒商的博客却并不多。

酒商的工作简单说就是贸易,我很难想象如何避免谈论美元、日元、人民币、瑞士法郎……而作为一个热爱自己工作的酒商,我也很难想象如何能够不乐观,如何能够不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别忘了我也经常对合作伙伴的工作表示赞许)。

从Château du Tertre出来,感叹政府对酒庄的补贴太少,这样下去,酒庄只好一再转手了。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