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日星期二

岳父酒庄Clos du Beau Père

Pomerol的庄园刚刚开始收获,买下“岳父酒庄Clos du Beau Père”感觉还像是昨天的事,可转眼已经是第二个年份了……时间过得还真快!

岳父酒庄原先并不叫这个名字,是为了感谢我的岳父大人而改的。除了Pomerol的2公顷葡萄园,那一年我还在Lalande de Pomerol买下了1公顷,并保留了酒庄的原名:Domaine des Sabines。

靠近Clos René、Bellegrave、Prieurs de la Commanderie等Pomerol名庄的岳父酒庄,2006年的品质已经让大家很惊叹了,我希望今年至少可以和去年的一样好,因为很多美国和日本的葡萄酒爱好者又开始对Pomerol酒着迷了。也许不久大家还可以在Pétrus、Le Pin和La Conseillante的附近找到一块属于我们的葡萄园……

上周,我和Michel Puzio(Croix de Labrie庄园主)去周边的一些葡萄园看看收获的情况:La Commanderie de Mazeyres的葡萄成熟度非常好;邻居Jean-Marie Bouldy的Château Bellegrave买了新的挑拣葡萄的机器,传送带下方还有鼓风装置,既可以把一些轻小的杂质吹散到一边,又可以干燥葡萄,高效快捷;我的朋友Catherine Péré-Vergé在她的Le Gay和La Violette庄园里,拔毛钳竟然派上了用场,用来摘取最优秀的葡萄(而不是整个葡萄串)!转了这一圈,一种自豪感油然而升。我在1991、1992年间创造的一些新技术和新概念,当初被嗤之以鼻,但如今却对波尔多、甚至整个葡萄酒界都产生了影响……这不禁让我想起早年的贵族,如Jourdain先生,其自成一体的文风、独具特色的品味只被后人津津乐道。这些当初被批评不合时宜、不成体统的事物,往往多年之后人们才意识到他们的价值。

周末去了“Lard et Bouchon”餐厅,牛柳鲜嫩可口,两款并不知名的酒,一款产自Bergerac,另一款产自Cahors,却很合我的口味。整个餐厅是由古老的、岩石垒砌的酒窖改建而成,非常有特色,经营餐厅的夫妇俩热情随和,我真有些后悔不曾经常光顾这里。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