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7日星期二

Château Faugères

Château Faugères福热尔城堡的主人Silvio Denz西维奥邀请了包括Franz Wermuth、Peter Sisseck和我在内的14个朋友,共同庆祝新酒窖的落成,以及2009年的好收成。


晚宴的厨师同时也是Château La Dominique多米尼克城堡的专业厨师,配餐的都些老年份的酒:

* 开胃小菜与生蚝
Champagne Dom Pérignon 1998
Champagne Dom Perignon 1996

* 海鲈鱼薄片、阿基坦鱼子酱
Château Haut-Brion blanc 2000
Meursault « Goutte d’Or » (Morin) 1886

* 西班牙小吃拼盘(黑脚猪火腿、煎青椒、鹅肝)
Rioja, Castello Ygay 1934
Rioja, Castello Ygay 1925

* 什锦砂锅(扁豆、鸭肉、羊肉、鸡蛋、多尔多涅的黑松露)
Château Ausone 1920
Château Ausone 1947

* 罗伯斯皮尔牛排、煎苹果条、黑松露、配菜
Château Haut-Brion 1920
Pétrus (很老、具体年份未知)

* 奶酪拼盘
Château Cos d’Estournel 1955
Château Cos d’Estournel 1928
Château Cos d’Estournel 1868

* 甜品拼盘
Château d’Yquem 1928
Château Coutet, Barsac 1924

Pétrus的年份在晚饭后得以揭晓,其实并不是很老,1979年的。主菜的安排其实是个陷阱,大家都不由得猜测更老的年份。我猜是1929或者1948年的,这两个年份我都没有试过,只是凭着以往的经验,相信Pétrus青春永驻的奇迹并非谣传。

Haut Brion白葡萄酒本身是很不错的,只可惜被Meursault莫尔索干白遮住了光辉,这支Goutte d’Or(黄金之滴)酒如其名:烤榛子、核桃仁的幽香延绵不绝,口感丰满柔顺。
西班牙的Ygay 1925一般,1934有瑕疵。
Ausone 1920,太老了,风华不再。
Ausone 1947,橡木、蘑菇的风味明显,有点老,搭配黑松露鸡蛋的主意并不坏。
Haut Brion 1920已氧化。
Cos d’Estournel 1955味道有点奇怪,本该是款好酒,难道是受了橡木塞的污染?
Pétrus 1979如此年轻,令人称奇。我说是48年的,其实心里想的却是84年……哎~都是菜单惹的祸。
Cos d’Estournel 1928,老了、憔悴单薄。
Cos d’Estournel 1868,已是风中残烛。
Coutet 1924,入口轻盈、优雅,很好的一款酒。
Yquem 1928,太美味了!

晚餐过后,我们还进行了两轮盲品,与之前所饮酒款相比,虽说年份并非如此久远,却也都是千金难寻的稀有佳酿。

第一轮:Harlan、Pingus、Valandraud 1995。我猜出了这三支酒的产地和风格,甚至还猜到是Valandraud,但年份却差了整整十年。这些酒雄厚的陈年能力自不必多说,而之前尝过的老年份酒的影响,也是不可忽略的。我会在家里做一下这个实验……

第二轮:Cheval Blanc、Eglise Clinet、Léoville Las Cases 1995。我很喜欢Cheval Blanc,尽显优雅高贵。随后还有一支2000年的Pavie,让我完全猜中!除了气势磅礴 之外,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支酒,虽然不是典型的波尔多风格,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后,用一支柔和、细腻、纯净、优雅的Nardo Montepeloso 2007结束这个特别的夜晚。我存了一些2000年的Nardo Montepeloso和Eneo,Fabio Chiapelotto的作品,风格独特。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