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日星期四

Clos Badon与日本

上周三晚上,我在家里接待了几位记者朋友。晚餐的主菜是烩牛肉,甜品是用塔希提岛特产的香草制作的奶油蛋糕(得益于我们的分销商,Bad Boy在塔希提岛的销售状况非常好),配咖啡的小点心当然是Saint-Emilion特产的杏仁饼,感谢Nadia Fermigier娜迪亚把这个古老的秘方继承下来。碰巧我在Roussillon鲁西荣的合作伙伴Jean Roger Calvet让-罗杰和他的酿酒师Claude Gros克劳德,也来我家和我讨论两个新项目的事宜,于是大家共进晚餐。

当晚到场的有一位来自安大略的美丽的女记者,一对荷兰夫妇(两人都是葡萄酒记者),还有一组由翻译、摄影师、主持人、记者组成的日本媒体。Barbara芭芭拉、Murielle穆里尔和我,一整晚都在回答关于酿酒顾问、酿酒师、酿酒工艺、车库葡萄酒等等的问题。

至于葡萄酒,我们首先品尝的是瓦朗德鲁白葡萄酒Blanc n°1 de Valandraud 2006,温度刚刚好,非常清爽可口。然后是一个系列的Clos Badon Thunevin巴顿-图内文庄园,目的是想证明,我并没有把这款酒的味道统一,而是充分展现了各个年份的特色。如果大家了解气候是区分波尔多的普通年份和好年份的核心因素,就很容易明白每个年份的风味都是唯一的,都是很难模仿的!

共有六个年份,分三组品尝:
Clos Badon :2007和2006 - 2005和2004 - 2003和2000
我们明显地看出,自从Murielle穆里尔参与该酒庄葡萄园的管理以来,2006和2007年份有了很大的进步。2005年的Clos Badon非常好,在同等质量水平的基础上,极少能找到如此性价比高的葡萄酒。2003年的没有该年份过分成熟的缺陷,这得益于50%的Cabernet Franc品丽珠(另50%是Merlot)。2000年的现在品尝还是觉得很年轻。

这个系列品尝之后,大家似乎还意犹未尽,我索性开了一支Valandraud 1999和Bad Boy 2005。Bad Boy 2005早已售罄,我也只剩下几瓶而已。不知道这款酒几年之后是不是还是如此让人欣喜?朋友告诉我,在著名的日本漫画《神之水滴》里有看到Bad Boy,我很期待。

最后,用来搭配甜品的是Thunevin-Calvet Maury 2007图内文-卡维庄园的慕里甜红葡萄酒,口感清爽、纯净,一点都没有甜酒的沉重感。

当晚选择Clos Badon作为重点,并非偶然。自从1998年我买下这个酒庄以来,每年平均出产15000瓶,而仅日本市场,每年至少要采购5000瓶。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