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3日星期四

短暂的瑞典和芬兰之行

我和凯瑟琳去瑞典拜访一个进口商,我们合作已经有一年了。

刚下飞机,我们就搭乘了从斯德哥尔摩去赫尔辛基的渡轮,海上行程持续了一整夜,这让瑞典人和芬兰人有机会开Party和购买免税品,尤其是赋税极高的酒类。我也趁机推销我的葡萄酒,当然少不了Andreas Larsson的鼎力相助,他是第一位获得“世界最佳侍酒师”头衔的瑞典人,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他在我们所到之处如此受人瞩目。


工作一直都没停止,我们的进口商既是葡萄酒的爱好者,同时也是典型的北欧实用主义者。当日我们带来的葡萄酒:Valandraud、Virginie de Valandraud、3 de Valandraud、Présidial、整个Calvet-Thunevin系列,还有Haut Carles和Commanderie de Mazeyres,受到了所有到场的侍酒师和记者的啧啧称赞。

我想,如果我们能有20个左右像这样的客户,我们公司将成为波尔多最好的酒商。


斯德哥尔摩的Boutique Hotel Rival(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ABBA组合里一位歌手的产业),非常宜人,尤其是他们的菜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北欧的人们很喜欢喝酒、开Party,只可惜我咽喉发炎,可能是感冒吧,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

回到法国,就立刻到公司工作,和银行审核资产负债表,还有和建筑师的会议,Maury的工程已经开了头,其他的酒窖也有一些修缮和维护的工作要进行。

没有评论: